贵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讨账

www.zqzskl.com2019-08-17

  螺蛳粉店跟我家便利店之间,隔着五家店铺,那个三十多岁的小老板,经常来我家店里买烟。

  只是最近半个月来,都是老广帮他代买,老广是湖南人,自己抽白沙,螺蛳粉老板是广西的,他抽真龙。

  虽然相距几步之遥,对于小广西不自己来买烟而让人替他买,我从来没有怀疑过,只当他太忙,一个人经营一家店,看起来生意还不错。

  直到有一天,有人告诉我,螺蛳粉店要搬走了,已经陆陆续续搬了好几天,东西都要搬完了……我急忙跑过去一看,果然已经关门了。

烟,是他一个多月前赊账拿走的。

  他家隔壁的江西快餐店,老板两夫妻看我懊恼,叫我不要着急,说广西佬应该还会过来,他的退租手续还没有办呢。

  可是我心里已经放弃了,就算他还会来,也不一定被我碰到,我能天天不做事,盯着他家门口看吗。

  罢了,也就一百来块,又吃了一次亏而已。

  “他家生意不是挺好的吗,为什么要搬走啊?”我问江西老板。

  老板娘抢着说:“生意是不错,可是他没有钱,天天买菜的钱都没有……他的钱都花在女人身上了。”

  广西佬是个单身汉,可是他从不寂寞,经常网约美女过夜,有的女人过来,一看到他住在逼仄的阁楼,不愿意将就,就去外面开房……

  江西老板娘说,因为他们是隔壁,房子不隔音,所以广西佬的事她都知道。

  我的一百多块钱啊,就换来他这些狗屁骚事。我还是郁闷,但也不得不接受事实,他没有钱,一百多也不想还我。

  8679037-79e7bdfc5657d54d.jpg

  图片发自简书App

  过了好几天,江西老板来买烟,悄悄告诉我:广西佬来了!

  我立马就要去找他,江西老板说:你等一下,等一下,等我走远了你再去,不然他会怀疑是我来告诉你的……

  我哪里等得及,江西老板刚一出门,我就朝外面走去,广西佬正在往一辆车里装东西,这一定是最后一次来这里了,他的店已经空空如也。

烟钱,请把账结了。”

  他竟然一下子就炸毛了:“我还能跑了不成!今天没有钱!”

  “没有钱就扫微信,今天必须结!”我把手机打开,收款二维码递到他眼前。

  “跑你一百多我能发财不成!一百多发得了财吗?”他气势汹汹。

  这种人,这种逻辑,这种腔调,我跟本都不想理会,当文明遇上野蛮,语言会失去功能的,所谓的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

  “扫码支付!”我举着手机逼近他,不容分说。

  他看逃不过了,磨磨叽叽掏出手机,扫了一下,我却半天也没有看见到账通知。

  “微信里没钱了,支付宝。”他说。

  我又把支付宝的收款二维码找出来,给他扫。

  还是迟迟没有支付成功,看来这个人真是连一百块也没有了。可是我又不想放过他,他摆明了想赖账,要走也不跟我说一声,假如他提前打个招呼,也就一百来块,我问都不会问的。

  “真没钱了……我又跑不了,还会过来的,过几天再给你。”他说。

  “不行,就今天!就现在!”我一点也不想让步。

  “一百多块会发财吗?”他反反复复就是这一句。

  帮他搬东西的那个男的都看不下去了,应该是他亲戚或者老乡,说:“行了,行了,别吵了,给人家结了。”

烟,是160块钱的。

  “还差10块!”我冷着脸说。

  “就这一百五!”他恼羞成怒,一副你爱要不要的样子。

  我不想再跟他多说一句,十块钱留给他发财去吧,我转过身,昂首挺胸回来了。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