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三方回应女教师绝笔信事件:“缠访”索赔与被拘|索赔

www.zqzskl.com2019-08-14
?

三方回应女教师的信件结束事件:“说话”,声称,被拘留,以及女孩的八级失明

中国新闻周刊

8月4日,江苏省徐州市丰县的“女教师绝对信件事件”引起了公众的强烈关注。随后,根据奉贤教育局发布的报告,一份显示2019年8月1日日期的报告,签名为“凤娇报”,名为《关于李秀娟反应学生梁某某眼睛被甩伤问题要求重查信访事项办理情况的报告》,“梁某某受伤。过去一个月后,上课仍然正常,眼睛并没有异常。“李秀娟的高要求”“没有经过司法程序和频繁的请愿。”报告中披露的这些细节引发了新的一轮关注。

8月5日下午3点,《中国新闻周刊》记者在徐州丰县一家酒店看到了李秀娟。她穿着一件黄色连衣裙,心情不好。她在采访中哭了好几次。在采访中,李秀娟回应了上述教育局报告中提到的一些细节。

c80b-iatixpm6113092.jpg参与采访的老师李秀娟在丰县一家酒店接受了记者的采访。摄影师/严艳章

李秀娟说,他的女儿梁某某在受伤后一个月内确实正常上学,但眼睛异常。 2018年3月12日,女儿眼睛受伤后,李秀娟带她到奉贤县水边附近的社区医院。医生的诊断是左眼睑水肿充血,几天后服用眼药水和消炎药。 4月初,她的女儿说她的视力在下降。李秀娟带她到奉贤县第一人民医院和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李秀娟徐州市第一人民医院出具的诊断证明,他的女儿梁某某当时的视力为0.1,被诊断为“盲目挫伤和左眼创伤性瞳孔扩大”。

如奉贤教育局提供的事件报告所述,李秀娟要求赔偿36.8万元。对此,李秀娟表示,他没有直接向有关部门询问金额。但是,她承认她在当地找到了律师,律师根据有关规定准备了36.8万元的索赔报告。在与校长协商后,李秀娟提交了关于索赔金额的报告以及女儿梁某某被判为八级残疾的报告。 “但我从来没有要求具体金额,”李秀娟对《中国新闻周刊》说:“我觉得如果能赔偿15万至20万,我会接受,但我没有明确提及。”

关于索赔金额,奉贤教育局管理信函负责人丁攀在接受采访时称《中国新闻周刊》李秀娟明确提出赔偿金额为36.8万元。

此外,这一事件也引发了对“抓住梁的眼睛”学生家庭背景的猜测。李秀娟说,他与另一方父母的联系有限。据其了解,另一方父母“应该是当地普通员工”。

徐州市奉贤教育局管理信负责人丁攀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

在李秀娟的优秀信件中,展示了周楼小学工作人员的联名信,李秀娟的丈夫名叫梁世伟。然而,在上述“凤之报”的报道中,他的丈夫被命名为梁成珍。《中国新闻周刊》在采访李秀娟的女儿时,他还打电话给父亲梁成珍。李秀娟解释说《中国新闻周刊》梁成珍是他丈夫的名字,丈夫身份证上的名字是梁世伟。

8月4日,他选择发表“未完成的信”。李秀娟说,在一个与权利保护有关的微信小组中,他决定采取这一行动。

至于李秀娟拒绝通过司法程序并坚持采取信访渠道,她自己说她没有上法庭,但她认为她没有通过司法程序。原因如下:首先,她首先咨询了奉贤一王律师,另一方建议她先解决证据。后来,李秀娟去了学校,要求班主任上课,要求三个学生写下这些话。在班主任试图找到并咨询学校领导后,信息丢失了。李秀娟说,这让她觉得学校和其他方面都是“加入对付我”,让她怀疑通过司法手段解决这个问题。其次,李秀娟后来觉得王的律师年纪大了,咨询了一些律师。他在奉贤县选择了一位名叫刘的律师。律师建议她应该等待女儿的治疗完成,然后再去司法程序更好,理由是它可以避免连续提交发票和其他信息的繁琐事务。李秀娟说,他选择采纳律师的建议,因此没有在法庭上提起诉讼。

关于“频繁上访”,李秀娟说,他在县信访办公室,江苏省信访办公室和国家信访办公室做了几次请愿。但是,她否认有“说话”和其他行为。根据教育局的上述报告,2019年6月20日,李秀娟前往江苏省政府提出异常请愿,并前往省政府接受采访,并被说服返回。李秀娟说她去南京看病。与此同时,她只打电话给江苏省信访办公室。

李秀娟说,在她的理解中,她并不觉得她在上访,而是前往请愿办公室“反映问题”。直到今年3月,她才因“寻找麻烦”而被捕,并理解“访问”一词的含义。

efb7-iatixpm6113112.jpg

da6e-iatixpm6113154.jpg

5d29-iatixpm6113227.jpg被害人女孩梁某某的病历由被告提供

负责请愿的奉贤教育局局长丁盼表示,李秀娟曾15次访问北京,其中包括在国家信访办公室登记的4份请愿书。记者问丁潘,“你怎么知道尚未登记的请愿记录?”丁盼回答说:“有说服力。”当记者问到,“奉贤政府工作人员是否在北京长时间驻守?”在这个问题上,丁潘以身体疲劳为由离开了受访网站。

今年3月1日,李秀娟因“寻找麻烦”罪被带走。关于带走的过程,凤城东城派出所副所长罗力对于他是否有一记耳光有不同的看法。当罗烈于8月5日上午接受采访时,他坚称他没有打过李秀娟。 “我已经工作了15年。如果我使用这个(粗略的)执法,我们能否遵守我们的执法理念?我们的执法理念是,在我们的批判教育中,她可以让她意识到这种行为的错位让她改变它。并不是我们想要打败她并侮辱她。“

在李秀娟得知罗烈的上述陈述后,他对《中国新闻周刊》说,他希望罗烈将于今年3月1日公布他的执法记录数据。

8月5日,奉贤人民政府发布通报称,“下一步,联合调查小组将对李秀娟对执法警察殴打和虐待的反应进行深入调查,并根据调查情况进行调查。结果,依法。与此同时,我们将采取积极措施,帮助李秀娟的女儿治疗眼疾,并做好相关的善后工作。“

徐州女教师怀疑她因不公平待遇而写了一封信

主编:赵明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