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新闻网

首页 > 正文

郓城观音寺古钟发现记

www.zqzskl.com2019-07-18

  郓城观音寺古钟发现记

  卢明

  郓城唐塔所在的观音寺,是一座古老的寺院。该寺有一口大铜钟,是迄今为止,郓城发现的最早的宗教器物遗存。

  关于此钟,清光绪十九年编纂的《郓城县志》中有记载。直到现在,八十岁以上的老者中,还有亲眼见过这口大钟的。在郓城人的记忆中,上世纪五十年代,钟还存放在县城里的侯家祠堂,当时县文化馆就在该处办公。只不过在大炼钢铁时,此钟被当作废金属上交,拉到省内某地。此后就沓无踪影。多少年了,大家都认为此钟在当年就被熔化了,再也不可能存于世上,深感惋惜。

  谁会想到,六十多年后,在2019年的上半年,这口钟传出了好消息:它还存世,并且在北京大钟寺博物馆常年陈列展出。这一消息,给郓城人以极大欣喜。

  最早告诉我这一消息的,是西安建筑科技大学的崔凯。他是郓城人,对家乡历史文化十分关心。他去了北京大钟寺博物馆,就近看到了郓城观音寺铜钟,并拍了一些照片,用微信发给我,这使我几乎和他同步观赏到这口古钟之美。

  稍后,我找到了大钟寺博物馆工作人员发表的题为《郓城北宋仁王院铜钟新考》的文章。从这篇文章中得知,钟是北京市文物局鉴定专家程长新、张先得,从山东运京的废铜中拣选出来的。之后拨交给大钟寺保管所,作为迄今大钟寺古钟博物馆藏品中年代最早的一件佛教铭文钟真品。只是,一直以来,各种记录和档案,只认定此钟为北宋时代的宗教用钟,并不知此钟与郓城县的关系。2005年,大钟寺古钟博物馆在对馆藏三级品以上古钟进行墨拓后,此钟得到重视。2009年,又对钟体的有害锈蚀部位进行了化学处理。2010年底,经批准由国家博物馆技术部对钟体的裂缝进行了氧焊修复,在工作过程中,《郓城北宋仁王院铜钟新考》一文的作者无意中发现了钟上的铭文和验讫题记,才彻底揭开了藏在钟体的一些秘密,得知此钟便是人们认为已经消失了的郓城观音寺古钟。

  能认定钟是郓城的,关键是金代核验的铭文。有两条,一条是“郓城县验讫”,另一条是“大定六年(1166年-卢注)九月郓城县验讫”。金代的验记制度开始于正隆二年(1157年),是在金海陵王迁都燕京之后,其目的是为防止民间大量熔钱私铸铜器,而致使金政权的流通货币匮乏。郓城县对大钟核验,是在金大定六年。钟的建造年代,比这个还要早得多,那是在北宋熙宁年间。在钟的大段铭文尾部,赫然刻着这样的文字:“大宋熙宁十年丁巳岁三月七日丁巳朔”,这是对其年代最确凿的证据。熙宁十年,即公元1077年,正是王安石变法那个时代。由于钟是先造的,铭文是后刻的。这个年款可以证明,至少在北宋熙宁年间,此钟就存在。至于是熙宁十年铸造,还是在这之前就有,应当说,两种可能都有。此钟最迟铸造于熙宁十年,不排除建造年代更早的可能性。金大定六年可以加刻文字,北宋熙宁年间的文字也是加刻上去的可能性,不能被排除。

  在铭文的年款之后,紧接着刻有:“仁王院铸钟功德主僧守道建,住持赐紫守宪”文字。《增一阿舍经》,佛教的经文。仁王院,一般为佛寺中的一部分,不少佛寺都有仁王院。所谓的“仁王”,最初是古印度佛教中的护法神,归属于由毗沙门天统领的夜叉一族,后来在我国汉传佛教中又称作“金刚力士”。由此可知,此钟是郓城观音寺仁王院之物。寺院住持守宪享受“赐紫”的待遇,说明郓城观音寺是个大寺,级别很高。唐宋时期三品以上官员服紫色,五品以上服绯色(大红色),有时官品不及而皇帝推恩特赐,准许服紫或服绯,以示尊宠,称“赐紫”或“赐绯”。赐紫同时赐金鱼袋,故亦称“赐金紫”,除官员外,僧人亦有时受赐紫袈裟。守宪作为寺院住持而受如此厚遇,足见此院的地位之重及北宋帝王对佛教的尊崇。

  在这段铭文的年代和僧名上面的凿刻文字还有:“《增一阿含经》云:若打钟,愿一切恶道皆停止,得除五亿劫生死重罪,兼说偈赞。所在闻钟声,卧者必须起,合掌发善心,圣贤皆欢喜。又偈曰:洪钟震响觉群生,声遍十方无量土,含识群生普闻知,拔诸众生长夜苦。”这就更进一步说明,钟之所在正是佛寺。

  回过头来,对照郓城当地的古文献,便知其与大铜钟上的信息一一对应。钟是郓城的,十分肯定。光绪十九年《郓城县志》专门对此钟记载如下:“邑东门内旧有观音寺,寺内铜钟约重数千斤。钟上字迹犹可辨,系宋熙宁年制。钟声清远,尝闻数十里,此古器也,亦名器也。同治年间,黄水入城,钟楼倾圮,半入土中。光绪九年,重修大关帝庙,添建钟亭,移此钟悬亭内”。县志所载,“重约数千斤”,与大钟寺博物馆提供的钟重此钟1394公斤吻合;“宋熙宁年间制”,与钟的年款一致。至于钟的迁移过程,光绪《郓城县志》只能记载到光绪九年移到关帝庙。此后的迁移,就得由我们记述了,那就是建国后移到侯家祠堂,大炼钢铁时送到县外,被文物部门拣出,后被交到大钟寺博物馆。

  此钟通高156厘米,钮高38厘米 ,口径113.5厘米,钟身造型浑厚端庄,锈色淡绿,在钟腰及钟裙部位分别装饰有花卉及云气纹饰,钮为双龙蒲牢造型,龙身相背而为一体,弓背低首,龙爪直立。

  知道郓城古钟在北京大钟寺博物馆的情况,卢明十分欣喜,及时向县文化旅游局、县文管所反映,建议进行考察、复制,在新修的郓城博物馆中展示。县有关领导、县文化旅游局、县文管所对此非常重视。2019年6月底,县文化旅游局局长周国栋亲自带领县文管所长杨涛、文管所资深工作人员郭怀川和我一起,专程到北京大钟寺博物馆考察、联系。我们一行四人,在大钟寺博物馆馆长、业务负责人等同志的陪同下,对郓城古铜钟进行了近距离的观察拍照,并听取了博物馆方的资料介绍。博物馆的工作人员说,此钟本应定为国家一级文物的,只是由于有一道较大的裂缝,自下而上渐渐隐入上部钟体,尽管经过修复裂缝已不明显,但还算是残缺,也就定为国家二级文物了。在博物馆,周国栋局长和博物馆方,就如何复制或仿制此钟进行了研究探讨,并约定通过山东、北京两地省级文物部门对接,办理相关审批手续。

  观音寺古铜钟的存在,是郓城历史文化的重要看点。对坐落在县城里的观音寺,世人都知道其历史悠久。但其创建年代和寺院级别,一直缺乏有力的资料证明。对于巍巍屹立的观音寺塔,人们称之为唐塔,但关于它的记载,最早见于明崇祯年间的《郓城县志》。在此之前,并无可以让人信服的物证,以致上级文物部门对唐塔的建造年代存疑,影响唐塔提高到应有的文保级别。而此钟的存在,有力地证明了观音寺及观音寺塔,在北宋熙宁年间便已经存在。北宋熙宁年间距明代《郓城县志》指称的“建于五代”只差一百多年,说寺和塔建于五代时期,应当符合常理。古人不我欺,明朝郓城人在县志中说建于五代而不是别的年代,应当有所依据。只不过,由于年代的变迁,古人看到过的资料,我们现在看不到了。

  有这口钟见证郓城悠久的历史,郓城人的文化自豪感油然而生。在大钟寺博物馆,众人皆知的永乐大钟为最大,而郓城的这口铜钟却最古老。如今,虽然这口钟远嫁名门,但它身上,全是郓城历史文化的基因。

  6398a5f55f7445a69ffd1e2e4c0b23f8

  075cd2f4bcab4368bb85a50e595ba521

  606e199bb527441b9b23707cd06e062f

  b3d591d7708d486da205ba61b7d7e6dd

  72cd3245c8d5499a8e1db1baf064eb5b

  e93142b1438a4db4a7ea7edc5d9c014b

  02decb8701d64633bc0eee4150e6c2fe

达到当天最大量

热门浏览
热门排行榜
热门标签
日期归档